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从长坂坡开始

第0453章攻城为下攻心为上(重口)

从长坂坡开始 秋来2 4051 2020-08-01 23:37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gzshixin.com 123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徐公明终究是失望而归。

   尽管是烧了一个空营寨,想要引诱云长派兵出来探查消息,如此方可埋伏一波。

   没等天亮,他便领军悄然撤退,进入了襄阳城。

   但此事却因为消息传递的缘由,在城内引起了热议,说徐晃领军在夜里烧了关羽的军寨,大胜而归。

   襄阳城的明里暗里的战事就此结束。

   双方的疲兵之计依旧在互相使用,偶尔撞见了,会爆发小规模的冲突。

   李通在养病暂时下线当中。

   徐晃望着外面云长的围困,一时没什么解决办法,兵力不足,士卒皆是拼凑而来,是个大问题。

   这也让他不敢贸然出击,近些日子也没得得到江陵城的消息。

   但徐晃可以极大的肯定,江陵城一定还在征南将军的手里。

   一旦易主,城外早就该大肆宣扬来了。

   对于目前的局面,关平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

   襄阳城不是此次作战的重点目标。

   想要战事结束,得到修养,还得看江陵城的进展如何了。

   关二爷坐在巢车之上,拿着单筒望远镜俯瞰着襄阳城的城防。

   实在是他的个头有些高,巢车上面还有个顶子,不得不坐在里面。

   城外军寨与城上的士卒看着懒懒散散的,可是听到擂鼓的声音,就不是这般模样了。

   关平扒着巢车的木板,说实在的,就这玩意建造的比襄阳城还要高,关键还没什么保护措施,着实是让人胆战心惊。

   “襄阳城当真是一座好城啊!”

   关二爷摸着长髯赞叹了一句。

   听到这话,关平这才仔细往前瞧着,土黄色的城墙,城楼是三四层那种的,带有这个时代特色的建筑风格。

   虽然坚固,可终究是一座土城,连贴砖都没有。

   在关平看来,也许在同时代内算得上是坚城,可比起印象当中的坚城,当真算不得什么。

   “是啊!”

   关平也配合的说了一句,就算看不上,但想要拿下这样的一座坚城,付出人命的代价不会太少。

   “可惜现在不是我们的。”关二爷放下望远镜,

   “也许以后会是我们的,而且襄阳城也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关平挑挑眉头,赤壁之战才过去不久,时间充裕的很。

   无论是策反,还是安插人手,亦或者是攻打襄阳城,都得先把荆州等地盘握在自家手中,才能考虑攻打襄阳。

   听到儿子的话,关二爷倒是满意的笑了笑,随即收起笑容,淡淡的道:

   “平儿,切勿不可好高骛远,如今大哥实力尚弱,不足以进军中原,拿下许都。”

   “嗯,父亲放心,这我是知道的。”关平也只是说了一个设想。

   据守襄樊,保存刘表更多的实力,才是最为有利的。

   如今连江陵城都没有保住,刘表的势力不是被曹老板给吞了,就是被他在赤壁之战当中给葬送了。

   如今大多数都是坚定的不投曹派,集合站在了刘备这里。

   大量的中间人士,及摇摆不定的势力,全都没了。

   人口大量迁移到交州和益州。

   对于己方而言,最好的方式就是据守襄樊,依托汉水,来逐步进军中原。

   所以对于自家老爹眼馋襄阳,关平表示理解。

   “平儿,几天未曾接到江陵城的奏报了?”

   关二爷拿着望远镜,继续观察襄阳城的动静。

   远远瞧去,城内的景象倒是能隐约看得清楚,对于这两个小小的水晶,关二爷依旧觉得神奇不已。

   可儿子却说,如果有更好的水晶,磨镜子的工匠手艺能够更纯熟一些,还能看的更远。

   对于这种东西,关二爷不知道儿子是从哪里学来的,只是心中偶有疑问,难不成真的是有一个老道士点化过自己的儿子?

   对于这些老道士,关二爷是从来不相信的,尤其是前些年张角掀起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成为叛贼,攻击大汉朝廷。

   关二爷早年间虽然是个逃犯,可对于大汉的正统性,还是极力认同的。

   “最新的战况还是五日前。”关平想了想,随即开口道:“想必江东这次也是发了狠。

   形势照此下去,曹仁一定会再次弃城而逃,只不过江东受到的损伤更大一些。”

   “损伤大一些才好。”关二爷移动望远镜,继续观察着江陵城:

   “诸葛军师不是说了,到时候我们借来半郡之地,才会更为有利。”

   对于这种说法,关平一时也没法反驳,周瑜还在养伤。

   因为江东士卒憋着一口气,不仅是打着为吕蒙以及江东其余士卒报仇的口号,更多的是为大都督报仇。

   而且江东的几个猛将亲自领兵攻城,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总之这次是江东上下是狠了心的。

   “平儿,你觉得你那个法子用在江陵城上,起没起作用?”

   关二爷如此焦急想要得到大哥传来的书信,就是想要知道儿子的法子到底有没有用。

   “那谁知道呢?”想到这个,关平就没忍住笑了笑。

   ~~

   江陵城上。

   其中曹军士卒没忍住扶着城墙垛子猛吐一阵,这已经是今天第五次吐出来了。

   被骑都尉带来守卫这段城墙,大部分人都习惯了,可终究是有人遭受不住如此的环境。

   “呕。”

   一阵呕吐物从城墙上飞流直下。

   惹得旁边的士卒纷纷往一旁躲避,自己吐也就罢了,再恶心到别人,可实在是遭人嫌弃了。

   尽管大家都处于如今的这种环境下,但没有被熏吐的人,终究可以笑话被熏吐的人。

   军中自然是强者为尊,谁能挺得住,便能受到大家共同的尊敬,觉得他是个狠人。

   江陵城的某一段城池上,臭气熏天。

   城外的敌军实在的太损了。

   前些日子,城外霹雳车抛上来的还是圆石,让人总是心惊胆战的,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被砸死。

   被砸死士卒的惨像,看见的人都无一不骇然。

   可这几日,飞上来的是一个个大坛子,不是圆石。

   众多曹军士卒刚开始觉得有些开心,可坛子炸裂,里面装的的全都是屎尿。

   这就让曹军士卒受不了,那味道一散开来,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这招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有些曹军士卒因为呕吐,浑身都没什么力气。

   特别是有人被屎尿坛子给砸死了之后,那种惨像,更是让众人一阵心慌。

   曹仁面对这种现象,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应对办法来。

   城外有投石车,敌军选择扔石头,还是屎尿坛子,都是敌人说了算。

   这一段城墙已经变得臭气熏天。

   但曹仁又不敢不派人驻守,万一江东士卒就选择从这里进攻呢。

   可这段城墙变得臭气熏天,曹仁只能派自己的侄儿文烈亲自驻守。

   这一段时间,众多曹军士卒简直谈之色变,每日消耗的粮食,明显下降了许多。

   甚至有些人一说这段城墙的几个字,便会出现连锁反应。

   一阵干呕声出现,其他人就是想要吃饭,那也影响胃口。

   只有极少数的坚强之人,能坚持每日吃的饱饱的,对于这种生理反应表示不在乎,甚至还能多吃几口旁边同胞的饭食。

   前几日还是面对圆石的恐惧,可这些日子面对的就是对坛子的恐惧,以及一想到就会产生反应。

   就像当初曹老板的望梅止渴一般的效果。

   面对生理上的打击,曹仁摸着胡须努力的呼了一口气:“文烈,你可是有什么应对法子?”

   曹休这几天习惯了臭味,反应倒是不那么强烈的,暂时摇头道:

   “回征南将军,我倒是未曾想到什么法子。

   若是江东士卒如此恶心我军士卒的话,那我们只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嗯?”

   曹仁皱了皱眉头,难不成守城也要泼大粪?

   曹休却接着分析道:“当初我们用涂抹马粪的箭矢伤了周瑜,故而末将认为,现在他们是在报复!”

   “哦!”

   曹仁赞同的点点头,否则他们也不会如此做。

   实在是没有道理。

   “若是敌军选择从这段城墙进攻,你准如何应对?”

   曹休想了想,便直接拱手道:“征南将军,末将以为,莫不如把这段城墙的城外同样泼满粪便。

   江东士卒若是想要以此来攻城,我相信他们也会恶心的不行。”

   曹仁的满是复杂的神色,一时有些无言。

   他沉默的点点头,随即拍了拍曹休的肩膀道:“好一个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曹休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以此来应对敌军的恶心攻势。

   若是他们白天来攻城,看着城下的粪便,看江东士卒他们会不会也吐一吐。

   面对这种恶心人的招数,曹仁认为只能是自食其果,没什么反制的法子。

   江陵城内的工匠可不会制作霹雳车。

   要不是他用马粪的箭射伤了江东大都督周瑜,周瑜也不会如此报复。

   在曹仁心中,这便是周瑜的锅。

   这个恶心人的招数,便是关平的建议,送给曹军一些特殊的礼物。

   以削弱曹军的抵抗心思,影响他们的军心。

   如今曹军在江陵城又是孤军突出,硬啃的效果有了,那便打打心理战。

   来个杀人诛心,有些生理上的反应,当真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住的。

   就像是有人打哈欠,另外一个人会跟着打哈欠。

   故而呕吐也是同理,有些人看见别人呕吐,他也会起生理反应,跟着呕吐。

   江陵城外。

   诸葛亮挥舞着羽扇的节奏越发的快了,气味有些难闻。

   对于关平的这个法子,诸葛亮实在是难以理解,不过换换扔的东西,倒也不用在乎。

   屎尿的收集,本就是磨圆石的效率要快上许多。

   刘备摸着胡须,对此倒是面不改色,圆坛子的封闭性倒是很好。

   只是灌装进去的时候,可能流到了外面,故而味道还是有的。

   “孔明,你觉得定国的这个法子,到底有没有作用?”

   刘备对此有些怀疑,因为他通过千里眼观察这段城墙上,仍旧有许多曹军在驻守。

   尽管他们面上全都蒙着白布,但人数还是有不少,想要以此段城墙为突破口,怕是难以实行。

   诸葛亮摇摇头,关平尽是些屎尿屁的法子,随即苦笑道:

   “主公,我当真是没想到定国怎么竟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法子,实在是,让我说不出话来。”

   诸葛亮大大的眼睛里露出浓浓的疑惑。

   刘备摸着胡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兴许是在江东大将周泰那里得到的灵感吧!”

   对于主公的这个说法,诸葛亮一时竟然回答不上来。

   他只是对关平这个法子产生了一丝的怀疑,既然世上存在生吞十斤马粪而面不改色之人。

   那从曹仁的麾下找出不惧臭味的士卒,想必也会有人存在的吧?

   “主公,江东鲁肃求见。”有负羽士卒前来报告。

   刘备颔首,回头望去,瞧见鲁肃正在提着袍子,快速的走来,以免踩到了袍子,栽倒在地。

   “孔明,子敬他所来何事?”

   诸葛亮叹了口气道:“兴许是来送粪的吧!”

   刘备脸色复杂的哦了一声。

   定国来信建议说,不要只收集自家营寨的粪便,连带江东的也不要放过。

   各种口味的,都要给曹军抛上去。

   诸葛亮在心中口吐芬芳,不知怎么就同意了关平的这个法子,感情亲自操办的不是他。

   并且还说什么有机会一起如厕之类的,对敌采取粪便攻势,从心理上打垮曹军!

   要不是关平他说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的说辞,诸葛亮当真不想同意这件事的。

   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不过元直对此倒是赞不绝口,说定国脑子灵活,只要能达到目的,对于己方便是有利的。

   鲁肃急匆匆的赶过来,鼻息为之一顿,随即拱手道:“刘皇叔,孔明,可好。”

   刘备倒是笑呵呵的还礼道:“子敬所来可是何事?”

   听到发问,鲁肃愣了愣,不是刘皇叔派人送信,说要收集军中粪便,装在坛子中,利用霹雳车砸往江陵城,以削弱曹军的抵抗心思。

   大都督思虑了半天,便欣然同意,反正又不是收集别的,军营当中每日收集的粪便,那当真是源源不断。

   鲁肃斟酌了一下,随即如实说道:“我是来送粪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