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215、开花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多木木多 2948 2020-07-04 01:34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gzshixin.com 123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最新章节!

   施巧儿等人的成功案例让学生们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他们开始分析施巧儿等人的救助特点, 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政府这些年也不是完全没办事,他们也一直在帮助妓-女, 很多妇女团体都有帮助妓-女的活动,给她们捐钱捐物资, 帮她们找工作,给她们提供廉价的租房,等等。

   但成果都不太好, 大部分的妓-女被妇女团体从宪兵队或妓-院中带出来以后,过上几年, 又几乎都回去继续当妓-女了。

   那为什么施巧儿她们这一个案例看起来好像已经成功了呢?

   杨玉燕每天都去看望施巧儿她们,跟她们聊天。

   她就在大会上做报告,说:“我觉得她们已经安定下来了,只要环境不再发生太大的改变, 她们很可能会以修女这个身份过一辈子了。”

   下面有学生提问:“你认为教堂有什么吸引她们的地方吗?”

   杨玉燕说:“我觉得,教堂里最好的是它的环境是封闭的, 她们不必再见外人了。”

   一直以来, 不管是政府还是妇女团体、慈善团体在帮助妓-女时,都是帮她们重新走上社会。

   杨玉燕:“但歧视一直都有。不管再怎么宣传都没用,社会大众就是会歧视她们。一个歧视的环境是不可能让人安心生活的。”

   学校里这个由石静宜统治的教堂跟外面的教堂也有很大不同。它处在学校里,学校本身就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学生虽然什么人都有, 但本质上它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是这个社会上最开放包容的角落了。

   杨玉燕:“而且,这个教堂里的信徒不多。”

   毕竟这个教堂是在学校里面,终日面对的都是学生。不是说学生就不信教, 而是大家都很忙,没那么多时间花在教堂。

   而且,学校里对各种宗教都做过调查,确实一部分人是信奉天主教的,但谁让天主教自己反科学呢?这部分本来因为外国侵略,而觉得外国的宗教更能保佑人的学生,一面学着外国先进的科学知识,一边听天主教反科学,自己就很分裂,本来对天主也没多少感情,就是因为看在是外国来的份上觉得他们可能更会念经,而且很多神父自己就博学多闻,见多识广,以为是个科学开明进步的宗教,结果天主反科学了,这让学生们怎么选?

   很多学生都是因为这个先入教,过两年又退教。

   总之,石静宜这么多年没能拉到几个入教的,一方面是她要求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天主教自己拖后腿,反什么科学呢?在大学反科学,这不是开玩笑吗?

   她最后争取到的信徒都是学校的工人,还有学校附近的村民,给学校种地养牛养猪那些人,就算这样,她也很少劝他们入教,平时就开个讲经会,讲一讲要做个好人,做个诚实的人,不偷盗不奸-淫,也不干别的。

   杨玉燕说:“我觉得,不能一口气吃成个胖子。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不好,不能要求妓-女们马上就适应社会,她们在社会上是弱者,我们应该更考虑一下她们自己的需求。”

   一部分学生并不赞成她的观点,因为石静宜的这个教堂显然不具备大量接收妓-女的能力,而再创造更多封闭的教堂环境来接纳妓-女也不现实,等于这个案例的成功是偶然,是无法复制的啊。

   也有另一些学生认为这是有可能实现的,因为以他们的工作能力,本来就不可能把整个城市的妓-女都拯救过来,所以,制造一个封闭的环境来安置她们,再想办法给她们一点生活的来源,也并不是完全无法复制。

   在小红楼吃完晚饭,杨玉燕跟苏纯钧两人手牵手绕着学校散步。静谧的校园里,蚊虫四处飞舞。

   杨玉燕提着一只小灯笼,一是照亮,二来,灯笼里点了蚊香,顺便驱个蚊。两人身上还洒了驱蚊的花露水。

   小飞虫绕着灯笼飞,美则美亦,就是灯笼底座那里已经躺了一片的虫尸。

   杨玉燕最近上了生物课,提高灯笼跟苏纯钧一起认这都是什么虫子。

   有旁边菜地里飞出来的小白蛾,有牛蝇,还有蜻蜓。

   一边的水沟上,两只衔尾的蜻蜓高难度的悬停在半空中,在傍晚七点的黄昏中,看得清楚无比。

   苏纯钧见杨二小姐停下看蜻蜓,生怕她一会儿问这两只蜻蜓在干什么,脑筋急转,赶紧翻出一个话题。

   苏纯钧:“最近的救助活动有没有什么进展?”

   杨玉燕耸耸肩:“目前就是缺钱,缺钱,缺钱。施粥把钱都花光了,后来又给施巧儿她们抓药,送她们去看大夫,钱就都花光了。幸好现在人多,捐一次钱就可以用一阵。”

   有施巧儿她们在,大家捐钱的踊跃度都提升了不少。毕竟不能指望石静宜这个穷光蛋掏得出钱来给施巧儿她们治病,她们的病也都不是一天两天能治好的,只是买药就是一笔大支出。

   不过,大家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每天开会也都更有劲了。

   杨玉燕来了谈兴,说她打算在下一次开会时提一个建议。

   “我觉得教堂有多少,那教会也未必都知道。我们可以在乡下租一间房,挂个十字架,再找村民买几块地,就搞个假教堂用来收容妓-女,梵蒂冈还真开了天眼能查过来吗?”杨二小姐说。

   苏纯钧:“……”

   “唉,就是像石修女这种负责任的人不好找。”杨二小姐叹气,“我看石静宜都是跟她们一起种地,一起苦修的,凡事身先士卒,施巧儿她们才愿意听,也更相信她的话。不然我穿一身修女服去客串几天也可以啊。”她自认忽悠人还是有一手的,把人忽悠的相信她是修女不难,难的是这戏一做,至少要干上三五年的苦工才行,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毅力啊。

   杨二小姐对自己的认识还是很清醒的。

   苏老师清了清喉咙,说:“不如这样,你们现在不是缺钱吗?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地方,你去争取一下捐款?”

   杨玉燕眨眨眼,“哪里?谁?我什么时候去?”

   回到小红楼,苏纯钧告诉了大家一件事,就是:他又升官了。

   代教授对苏纯钧的这个升官速度真是叹为观止。

   施无为都觉得像做梦了,“你不是刚升了官吗?”

   也就几个月前,苏纯钧进入冯市长府邸不到一个月就当上了苏处长,现在再升?

   祝颜舒脑筋转得快,喊张妈去拿报纸:“我记得上个月,好像有篇报道说有个副部长死了。”

   由于现在政府的工作基本已经半瘫痪,只有冯市长顶在前头,许多官员的任免都不免要参考他的意见。

   死掉的那个是农业部的副部长,死因很是不堪,他是在抽大烟时抽死的。

   虽然是两套班子,但冯市长就很轻松的把自己的一个心腹调过去任了这个副部长,一番操作之后,就空出了一个位子,冯市长身边的人争得厉害,但冯市长早就属意苏纯钧这个青年才俊了,金口一开,点了他的名字。

   苏纯钧捡了个漏,从市委秘书处,平调到了党部秘书处,任副处长。

   当然,正处长可能很快就要下台了,以苏纯钧升官的速度,这个不成问题。

   虽然是平调,但这是两回事。苏纯钧任这个副处长,还要先入个党——国民党。

   这一入党,就等于成了自家人。冯市长做了他的领路人,待他亲热了不少。才入了党,再领了职,冯市长就把他当亲儿子看了,杨二小姐这个未婚妻也无法再藏了,她要是再不出场,冯市长就打算送妾了,当然,不是还躺在病床上的吕小姐,蔡文华很乐意牵线搭桥保个媒。

   苏纯钧将前因后果这么一说,问杨玉燕愿不愿意出面。

   她要是愿意出面,那她就成了他身边跟太太们交际的人了,从此冯市长那边的女眷再邀请,就不会通过他,而是直接找她了。她也不可能再躲在学校里了。

   她要是不愿意出面……

   杨玉燕听完这番话,房间里鸦雀无声。

   “你想纳妾?”杨玉燕轻声问。

   苏纯钧的一双眼睛毫不闪躲的看着她。

   “不会。为了你的安全。”他轻声说,“我可以保证我不会背叛你。”

   杨玉燕转头去看祝颜舒。

   祝颜舒坐在沙发上,看她看过来,说:“你自己看着办。”

   杨玉燕转头对苏纯钧说:“我现在做的事也没有哪一件是绝对安全的啊。只是去跟人应酬而已,这算什么?”

   苏纯钧的心里又复杂又开心。他既替她担忧,又害怕终会害了她,可是当她选择站出来跟他一起的时候,他的心里开出了无比炫丽的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