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末世之心肝宝贝

41、41

末世之心肝宝贝 鸡蛋菌汤 3333 2020-07-03 15:03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gzshixin.com 123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方母打儿子‘儿媳’电话已经打了足足两天。

   粮站许久没开门,黑市粮价涨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再贵也得吃,她把家里所有存款取出来拿到黑市,和卖家掰扯半天才买到十斤粮,十斤粮三个人省着吃也只够吃三四天,眼看家里就要断顿,不得不求助儿子。

   周易听她话里话外都是不送粮就要回乡下和他们一起住,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可真是精准的踩中了他的死穴。亲爹亲妈想住亲儿子的房,任谁也挑不出一句错。如果方父方母好相处,他也不介意住在一起。重点就是他们不好相处!住进家里,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日子怎么过?

   还有为啥是三个人?这把年纪也造不出第三胎,第三个人不会是方雪妍那事儿精吧,都嫁人了为什么还住在方家?

   听到周易询问,方母顿时哭出声,她可怜的女儿,不过是去质问为什么封家小姐嫁进沈家有婚礼,她却没有,就被女婿推得流产。

   沈临风不是故意的,为了雪妍他和他爸闹僵了,为了保住孩子他又和他妈僵持住了,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他怎么可能舍得故意伤害孩子?但刚从禁闭室里出来,他脑子都是晕的,雪妍这时候来找他闹,他不耐烦的挥了一下手,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倒了,孩子也没了。

   他到现在为止都没确定是他把人弄倒了,还是雪妍自己没站稳倒了。

   匆匆忙忙将人送到医院,打电话通知岳父岳母,岳母一进病房就拎着包打他,他心里有愧,抱着头不躲不闪的硬挨了一顿揍,挨完揍雪妍也醒了,得知孩子没了,雪妍一边哭一边拿床头摆的东西砸他,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听。

   这一幕正巧让沈母撞上。

   沈母嘴上说着要方雪妍打胎,实际上对未出世的孙子还是有几分喜爱,孙子化成一滩血水,几分喜爱就变成了十分怜爱,连带着对孩子他妈也有了一点怜惜。想着孩子没了,可以劝说儿子和方雪妍离婚,随便找套房子把人养起来,她又有那么点微妙的心虚,于是吩咐厨房炖了鸡汤,亲自送过来。

   过来得好,不来她还不知道在她面前胆小怯懦的方雪妍对着她儿子这样蛮横暴躁。

   她可容不得别人欺负她儿子,怒火中烧的让保镖按住方雪妍和方母、堵住病房门,冷笑一声,捡起地上的东西,一样一样砸回去。

   沈临风去拦,也被沈母叫保镖按住,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同样是做母亲的,方母也见不得别人欺负她女儿,冲动之下就说了要让女儿离婚,她的女儿她自己管,不劳沈家费心。都没关系了,沈母再欺负她女儿,她就要去找媒体爆料、找律师上法庭。

   方母主动提离婚,沈母只觉得喜从天降,当场就叫保镖找来轮椅,推方雪妍去民政局,如今民政局一周只开一次门,错过今天就要再等一周。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别说流产,就是出车祸,她也要把方雪妍抬到民政局去。

   方雪妍不想离,可她妈狠话都放了,她不能开口拖她妈的后腿。在她看来沈临风是肯定不会同意离的,她保持沉默,让沈临风开口反对好了。

   沈临风是开口了,沈母不听他的,抓了一把水果刀,抵在脖子上,让儿子二选一,一边是亲妈和前程,一边是深爱的女人,沈临风没法选。

   沈母帮他选,手上用力,刀刃划破皮肤。

   见他妈真的要寻死,沈临风慌了,离了婚以后还能找机会再结,亲妈死了就没了。

   两人就这么阴差阳错的离了。

   拿到儿子的离婚证,沈母心中郁气一扫而空,神采飞扬的帮方雪妍预付了二十万医药费,押着儿子扬长而去。

   二十万只够方雪妍在医院住一周,粮价都涨了,医药费也水涨船高,医护人员也得吃饭不是。

   方母气得又骂了沈临风一通,撺掇女儿打离婚官司分沈家财产。沈父比较有常识,离婚分割的是夫妻婚后的共同财产,分不到沈家的。女儿结婚时间短,婚后没上过一天班,女婿也没上班,两个人都没收入,打什么官司?

   方母咽不下这口气,一个人跑到沈家闹,她不闹沈临风还能找机会偷偷塞钱给她,她一闹,沈母就把沈临风的卡冻结了,沈临风身无分文,有心无力。

   沈母最烦泼妇,看着方母撒泼,就想起她老公在外面那些女人抱着孩子到她面前扯皮要钱,让保镖把人扔出去还不解气,又找人套了方母麻袋。

   方母年纪大了身体本就不好,钱没要到还受了伤,她怎么想也想不通,生生把自己气进医院,这下可好,进趟医院再出来家里所有现金都花完了。

   银行存款方母舍不得拿去买药,想着拿医院缴费单找儿子报销,再‘顺带’要点粮,电话又打不通,到周围领居家借了好几个手机打过去都打不通,她才确定不是自己手机号又被拉黑。没被拉黑却打不通,要么是换号,要么是手机没电。如今营业厅都没开门,换号换不了,那就是手机没电。

   想起前几天看的新闻,受暴雪影响,各地电力受损严重,这个‘各地’多半就包含了乡下老家。穷乡僻壤就是比不上市区,电线都不如市里的结实。哎,打不通也得打,雪妍还在医院躺着等着吃,坐小月子不能饿着。

   还有几天预存的二十万就要扣完了,她不想这么早接女儿回家,楼里有些小年轻天天聚在一起,晚上出去,早上才回来,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雪妍那么漂亮,万一被他们盯上,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女儿接下来的住院费也能从儿子身上要到就太好了。

   她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有对象后都不喜欢和长辈住在一起,故意说要回乡下威胁儿子,这招不管用的话,她再想别的招儿,试试又不亏。

   周易把手机递到男人耳边:“你妈打的,你听听”,不能他一个人膈应。

   方母哭得厉害,说话口齿不清、颠三倒四,但话里威胁的意味很浓。

   方鉴回她:“妈,我抽时间给你送三十斤粮”,他妈真要来乡下他也不怕,家里的东西收进空间,他带小易去市区住周家。不过收东西麻烦,能用一点小代价把人打发掉更好。

   “三十斤哪儿够吃?”

   “不够吃你出去找工作吧,你和我爸也还没到老得动不了的年纪。或者你要回乡下种地也行,家里的地我分几块儿给你们,不收租金。”

   说得轻巧,到处都是失业的,哪儿那么容易找工作,下地更不可能,她活了几十年都没摸过锄头,连什么季节种什么都不知道。

   “妈,你慢慢想,我挂了,想好你再打回来”,没想好之前他反正不会送粮。

   “哇哦,鉴哥,你嘴皮子越来越溜了”,能把方母说得哑口无言,进步太大了。

   哪里是他嘴皮子越来越溜,是他不在意父母了,用对待外人的方式对待他们,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来,亲一个,奖励你的”,周易垫脚噘嘴。

   方鉴张大嘴,包着媳妇唇瓣轻咬了一口:“亲一下能叫奖励?”

   “你想怎样?”

   “亲一百下还差不多。”

   那是要把他嘴巴都亲肿:“做梦!”

   “八十下也行。”

   周易装没听见,端着鱼汤出厨房。

   “五十、五十、二十,十,十下总行了?”

   周易头也不回:“不行!”

   方鉴:“……”媳妇好小气。

   包完饺子再煮熟吃了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周易刚放下碗就被男人搂着腰肢带进空间。

   被摁在池水中的时候他还在想,没刷牙呢,嘴里全是饺子味儿,男人也亲得下去?

   方鉴连媳妇屁股都能舔得津津有味,哪儿会介意这个:“乖小易,放松。”

   换你快被.艹了放松一个试试。

   这夜过后周易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吃饺子,臭男人做到一半暂停,出去摸了一个冻硬了的饺子来冰他,冻得他发抖了还笑。后面甚至把那个饺子蒸熟,又来烫他,直到饺子皮儿破了才吃了。

   在他们胡闹的同时,方母和方父商量了一通,决定先把三十斤粮要到手再说,儿子态度强硬,压根不受威胁,总不能真回乡下和儿子慢慢磨。那么远的路,想想就不安全,而且乡下地方都是泥,电都没有,哪儿住得惯。

   商量好,电话打回去却没人接,十二点没到就睡了?

   周易清晨六点被抱出的空间,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用香皂搓了两遍,牙齿也刷了两次,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饺子味儿。

   方鉴闻着媳妇是一股奶味儿,嫩得跟小宝宝似的,一嘬一个印儿。他之前弄的印子已经被池水泡掉了,得再补上几个。

   男人动作轻,周易懒得管他,闭着眼、抓着被子陷入梦乡。

   方鉴补了二十多分钟,补到脚背时被媳妇踢了一脚,不敢乱动了,慢慢躺回原位,媳妇呼吸平稳,没醒,刚刚只是意外,他放松下来,轻轻把人捞到怀里。

   床头手机响起,方鉴惊得汗毛竖立,一手帮媳妇捂着耳朵,一手摸到手机关静音。

   周易被吵得不满的哼哼。

   方鉴轻轻拍着他的背:“乖小易,没事儿,没事儿,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我以为昨晚能码完的……

   感谢在2020-06-2823:55:32~2020-06-3010:27: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腐二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腐二哈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