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一百九十四章 探险者

末日之深渊猎人 开耳言十 2025 2020-08-01 23:25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gzshixin.com 123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皮囊……陆少贞心中未免浮现出兔死狐悲的情绪。无论他曾经是否得过精神病症候,处于人道主义都对这类特殊群体抱有强烈的同情。

   连活着都失去意义,那么岂不是说歧视是这个社会对待弱者最坦诚的表现?陆少贞在刹那忘记了自己的疼痛,怔怔的看着这一切,思想凝滞。

   “谅你这个傻子也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人生最大的悲哀怕是不过如此,无论你之前是多么神气,可一旦得了这个令人畏惧如虎的病,被遗忘是不可不免的结局。我这里收容的病患多如牛毛,无论他们的了怎样的不治之症,他们的家属都会为了避免道德底线免受摧残而选择将疯人送进这里。”

   医生的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夹杂着几分狠厉,接着说道:“精神病院,多么美好的名词啊,这是多少家属理想的良心庇护所!”

   孤零零的二人在幽暗的走廊中行进了不知多久,哒哒的脚步声犹如蝙蝠的声波,触及到四周的墙壁便幽幽折回,形成空灵的回音。

   终于,身材魁梧的医生停住了脚步,在他的左侧是一道门,门上写着“精神科室”的字样,而在这道门的对面,亦是有着相类似的屋子。

   “进去吧,去感受一下你的新家。嘿嘿嘿……”医生的笑声宛如恶魔低语般渗人。

   陆少贞痛苦的捂住脑袋蹲在地上,这些熙熙攘攘的记忆犹如奔腾不息的河流让人招架不住。所有的一切都有种朦胧的既视感,仿佛是痛彻心扉的梦,与现实交替之际,在灵魂余留下只应前世有的缱绻。

   接下来的时间内,陆少贞看见了囚禁之地的全貌,原来所谓的精神科室就是囚禁之地!他回想起在七楼看见的那个精神治疗室,囚禁之地在七楼!

   前后的所见所闻能够融会贯通,而在此时他的痛楚也相应的减弱不少,事情的始末前后相抵,最终形成清晰的脉络。

   自己此时看到的正是自己患有精神病症候的那段日子,由于主体意识的缺失导致失忆,陆少贞对鸿钧的话彻底的信服。而且在这浩劫游戏中,绝大部分事件原貌都以回忆的方式呈现,也就是说真正能够对真相产生佐证的只有记忆。

   而记忆就蕴含在自己大脑中!

   陆少贞想到此不免呀然,当初鸿钧在沉睡之际提示说,要想觉醒控制熵的力量,也就是作为恶魔猎人的本源力量,就必须通过对无意识的探索达成对未知世界的开拓,真正潜藏在灵魂深处的财富往往出人意表的丰富。

   现如今他对这种说法颇为信服,之所以说脑髓可贵,就因为脑髓乃思想的载体,思想乃记忆的容器,而这些记忆细分到极致的“夸克”,正是幕后黑手趋之若鹜的源头!

   而整件事真正的核心,包括少冰的失踪,也定然是这些引起的!

   在自己不知道的布幔之后,到底有着怎样不可思议的存在!陆少贞发现根本无法往下论断。

   环绵的剧痛逐渐趋于平稳,不知道是对异状的应激反应导致的适应,还是确有其事,此刻都已经无关紧要了。自打进入浩劫游戏,陆少贞领悟到的是深刻的“吾心自有光明月”,在坚信自己内心的真实存在的同时,也不能肯定其的真实性,所谓虚实相生,高下相形,盖若此。

   也就是说主体的视角过于难以掌握,根本不能付之于过量的信任,想到此,陆少贞不禁又拾起了当初的感觉,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隐藏着另外一个陌生人,此人暗中窥伺,对你的任何隐私秘密都了如指掌,然而他并不走上台面,只是以存在感极低的方式缄口不言。

   他会在你逛超市的时候双臂环抱住你的脖颈,压得你透不过气。他会在悠扬的音符侧影中作祟,让你看到污秽的姨妈血。他明知道你害怕孤独,厌倦泥泞,憧憬得到,可却又让你在日复一日、漫无目的的生活中离群索居,陷入自残式自我剖问的沼泽,直至失去一切。

   对于这个无形的幽灵而言,你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隐瞒,你和他的关系就像是芸芸众生面对孤傲的神灵,后者在前者眼中过于虚无缥缈,而前者在后者眼中却是獐头鼠目不堪一击。

   你有没有想过,你认识的自己从来都不是真实的,人只有对自己能够掌控的东西才能笃信其可以言喻的用处,然而对于自己穷极一生都无法探索完全的灵魂呢?对于那潜匿在水面之下的无意识深渊呢?

   你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呢?

   每当陆少贞想到这个问题,冷汗都不禁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自古以来人们皆以疯癫之状为某种鬼神的附体,殊不知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所有人的脑髓中涌动着的思想所折射出的诡异之光,正是来自地狱。

   或许自己的问题正是出于此吧!陆少贞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重新认定自己和自己的关系,是捂手言和还是针锋相对,是鼓起勇气、带着大航海时代人类对富饶之土的向往之情开疆扩土,还是偏安一隅中瘐死?

   一切都是未知的,大雾涌起,大片颗粒状的尘埃所构筑的天气显现在陆少贞的瞳孔中呈现,他感到了深深的迷茫。

   然而这种状况并未维持多久,他便被一阵轻微的声音惊醒,这声音似乎是脚步声,但在其遮挡的背后仿佛蕴藏着微不可察的惊叹。

   说来也奇怪,脚步声本就不大,惊叹声为何会被其盖住呢?沆砀的雾气迅速溃退,陆少贞的眼神恢复清明,他警觉的朝着旁边看去,只见一道身影在不远处的高墙后闪过。

   有人在那里?

   是敌是友尚不明确,没有警惕心理是万万使不得的。他谨慎的挪动着脚步朝那边走过去,沿途将人面虫的血液踩了一地。

   “谁在那里?”陆少贞厉声喝道。

   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在迷宫里能遇见谁呢?怕是和幕后黑手脱不开干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