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乾坤轮转

第一百四十二章 往事犹新

乾坤轮转 夜半鬼读书 5065 2020-06-30 13:29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gzshixin.com 123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起居室内,夫妻、叔侄三人抱成一团,看似亲密无间,却有一床棉被横断阴阳,骨肉相残,天伦决裂。

   程伟幽幽一叹:“七大恨?这不是又添一恨?好事成双,安心上路吧。”

   阿巴亥松开虏主奴赤那只渐渐僵硬的手,抬起头,泪流满面:“妻杀夫,侄弑叔,这就是上仙想要的?”

   程伟诧异反问:“他不死,你们能活?”

   阿巴亥泣不成声:“大汗西去,妾身又能苟活多久?上仙说的没错,皇太极容不下妾身,可妾身不死,妾身所出三子怎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程伟道:“所以啊……你们要努力。”

   阿巴亥悲愤交加:“以上仙之能,何必行诛心之举?手起刀落,岂不是更痛快?”

   程伟将虏主奴赤体内的玄气收回,捏成一道微型侏儒在手心把玩,轻声道:“所谓三魂七魄,不过是人的记忆、情感,身死别己、入土别亲、遗忘别世,三别之后,有三条路走,要么轮回,要么融入岁月长河,要么化作孤魂野鬼直至消散。两位大可为了女真一族舍弃自我,看看皇太极会否有感激之情。”

   阿敏拉开棉被,为死不瞑目的虏主奴赤合上双眼后,缓缓拜倒在程伟脚下,三拜九叩道:“请上仙为大妃指一条生路,罪人杀孽深重,不做此想。”

   程伟冷笑:“她若不死,你当然也能活。”

   阿巴亥一字一顿道:“只要上仙一视同仁,妾身愿意现在就死。”

   “这话说的太晚。”程伟转身步出房门,“若有一天活殉避无可避,真武帝君会出手相救,圆今夜因果,两位好自为之,能活……谁又愿死?老贼?”

   院内突然变得沉寂,曾经意气风发的真武大帝、含蓄内敛的汉月法藏、忿忿不平的金神蓐收、超然物外的灵宝天尊、宝相庄严的释迦牟尼、慈眉善目的弥勒佛全都换了颜色,满脸凝重,如丧考妣。

   缠绵悱恻的夜色、月光之间,多出一位不速之客,似有若无的血雾,无处不在,绵延数百里,整个盛京地界都没能逃脱。

   上至穹顶,遮蔽漫天星辰。下至山川河流,笼罩万物。

   “善哉!善哉!”释迦牟尼合十一礼,痛心疾首的道,“三位施主逆天行事,只为成全血海成形?赤气覆太阴?苍生何其无辜?”

   “释迦僧主方才所言,灵宝天尊可曾听清楚了?”程伟若无其事的笑道,“让我们先用事实来说话,再论今夜对错。”

   灵宝天尊冷哼一声不予置评,视线却一直在释迦牟尼脸上打转。

   程伟朝神荼招了招手:“请菩萨过来为诸位道友解惑。”

   神荼哭丧着脸,磨磨唧唧的道:“能不能让郁垒试试?刚刚一番话呕心沥血,有点头晕……”

   郁垒前踏一步,拱手作揖:“请大人让我先试试。”

   “你押阵,他先来。”程伟再次朝神荼招了招手,“禅门胁侍就该有禅门胁侍的样子,不要学文殊和普贤,多学学白衣和大势至两位菩萨,三峰新立,当为世之标榜。”

   神荼闭着眼睛上前,弱弱的道:“大人一定要轻点。”

   “噗嗤”数声,血海中的愁云惨淡立刻了不少。

   酆都大帝调侃道:“玄始帝君千万不要误会,两位门神有成佛之心,却吃不了成佛之苦。”

   程伟笑道:“依我之见,惟有历经人间千种情感、万般痛苦才有资格言佛、成佛,神荼、郁垒的机缘至少在白衣和大势至两位菩萨之上。”

   一语激起千层浪,两唇弹出大道音。

   神荼、郁垒瞬间迎来无数如有实质的视线,人人刮目相待,就连释迦牟尼和弥勒都因此陷入沉思,再无冷嘲热讽之心。

   “很危险?”神荼未因突如其来的赞誉欢欣,反而悚然心惊,“大人……我是不是先立个遗诏?”

   程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借你记忆一用而已,最多神经出点问题,绝无生命危险,别分心,想想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京师和两地天贶殿都发生过什么。”

   神经可怕?不!明明是道护身符,神荼彻底安定下来,闭目冥思,翻开记忆深处,往事犹新。

   程伟的双眸越来越亮,在玄黑、血紫、五彩斑斓之间不停转换,无数光影从中掠过。

   北斗九星动,漫天星辰落。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六星晦暗不明,斗柄摇光、辅星招摇、弼星天锋如日中天,又似两手执一剑,自百亿光年外斩落,瞬息即至人间,化作一缕清风,吹落尘埃无数。两点成一线,四点、四线成一面,八点、十二线、六面成一体。点点、面面、线线、体体组成一个又一个几何空间。

   程伟冲着梦游太虚的神荼当头棒喝:“睁眼!”

   神荼开眸那一瞬,无数几何空间侵入,记忆化为海市蜃楼,穿透血海,如月当空,六十年前的一曲悲歌重又奏响。

   东海之西,中土之东,巍然泰山,参穹灵秀,万物素白,毫无杂色。

   鹅毛大雪絮絮扬扬的飘落在齐鲁大地,连续七日一刻不歇,累深十尺,百姓冻死、饿死不计其数。

   子时将去,丑时未来。

   天地之间只剩苍茫雪色,一道浓郁的黑死气划开天际、冲破风雪、直扑蒿里山下幽都之门。

   万鬼嚎哭,风雪凝滞,狂风倒卷皑皑白雪扑向夜空。

   “何方妖孽?敢行忤逆之举!”威严庄重的呵斥声响彻于脑海心间,万里河山仍是一片沉寂。

   “哈哈……”爽朗的笑声在冥地幽都响起,天贶殿内的庄严肃穆荡然无存,“不才雍州钟正南,见过天齐仁圣帝君。”

   死气现形,豹头、环眼、铁面、虬鬓、乌纱破帽、大红袍,周身黑雾环绕,鬼气森严。

   ……

   “我钟馗身为天地正统,乃前唐玄宗所封赐福镇宅圣君,八百年来祛鬼逐恶、尽职尽责,未曾辜负供奉我的信众,今夜就替死于七星续命灯之下的苍生讨一个公道!”

   ……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妄图逆道而谋、行天地之私,以万千苍生之命换人间天子一纪,耗尽世间阳气,两百载难复,令华夏大地至寒、极旱,国运堪忧,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

   殿外突然传来一道女声,”此事另有乾坤,所以天地不曾怪罪帝君与地藏王,请圣君收手。”

   “碧霞元君难道不知千年前南北朝之祸,六百年前五代十国之殇?不要拿民意换天意作说辞,今夜,天不予万民公道,我钟正南就替天行道!”

   殿外陷入沉默,钟馗再度怒吼,眼角渗出黑血。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天边突然传来一声冬雷,东岳帝君、地藏王同时色变。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身形越来越真实,黑气越来越稀薄。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地藏王、东岳帝君犹如身负亿万斤,脊梁已无法挺直。

   钟馗的身形渐趋实体化,殿外传来男子轻叹。

   “收手吧,正南以魂飞魄散换他们重入轮回,何其不值?”

   钟馗不为所动:“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地藏王、东岳帝君同时跪倒在地。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周身黑气渐渐消散,身形已和生前毫无二致。

   东岳帝君低头认输:“你困不住本座……五百年,本座愿化身为人,行走世间,赎今夜罪孽。”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眼角的黑泪已成血紫,地藏王一声“阿弥陀佛”,化为一道白光向西而去。

   “天齐仁圣金虹氏、新罗僧金乔觉,当入畜生道轮回五百年!”

   钟馗满脸裂痕,玉碎在即。

   东岳帝君幽幽一叹:“别念了,本座自己去。”

   “多谢天齐仁圣帝君容我留一双慧眼辨世间善恶。”

   一道青光向西而去,天贶殿鬼气全消。

   人间大雪已停,无数冤魂散去,天地重归祥和宁静。

   钟馗现身于蒿里山外,向北深揖:“我一意孤行,私聚亿万冤魂破幽都,困酆都大帝、五方鬼帝、十殿冥王,还请真武帝君照看阴司鬼众,与他们无关。”

   真武大帝躬身还礼:“请正南放心,有真武在,阴司鬼众一如从前。”

   钟馗身形渐渐消散,残影向东拱手一礼:“此次东岳胜地行此妄举,实乃情非得已,请碧霞元君见谅。”

   碧霞元君微微侧身:“道有不同,事出有因,既然天地认可赐福镇宅圣君,东岳无话可说,还请圣君来世再登泰山与我论昨夜对错。

   残影重重点头,“若有来生,定赴此约!”

   东海尽头数道极光突闪即灭,残影随之散去,惟余一双鬼眼虚挂夜空,缓缓升腾。

   天地之间再起悲泣,怨鬼游魂去而复返,围绕着虚空中的鬼眼反转痴缠哀嚎哭喊。

   泰山、蒿里山方圆五十里、上至凌霄、下到幽冥,十万八千里内布满黑死之气,亿万哭喊突化一声哀号声若牛吼。

   黑死之气再度成形,已非人身,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身长万丈、背有八十一鳞、尾缠玉皇顶、身绕东岳、头枕蒿里。

   天地恢复清明,乌云散去,一轮皎洁圆月照亮人间,片刻安详之后,惊变再起。

   赤气覆月,如血光。

   黑龙挟泰山神形越过云霄、直冲血月,真武大帝手持荡魔剑、碧霞元君臂挽拂尘紧随其后。

   五方鬼帝、十殿冥王渐次苏醒,平等王首先化成一道黑气冲向血月,十四道黑气前赴后继。

   黑龙义无反顾冲进血界之中,鳞片如雨,洒向人间。

   血界寸步难越,真武大帝、碧霞元君皆被挡于界外,只能目视黑龙蹒跚而去。

   龙血流尽,黑龙溃不成形。

   钟馗恢复一丝清明,龙身化作漫天黑气,亿万怨鬼游魂铺天盖月,遮住浓浓血界。

   “我钟正南因万民之心而存、因万民之愿而兴,今夜就将这份恩情还于万民重归天地!”

   亿万怨鬼游魂湮灭,血界消退,皎月再度清新洁白、一尘不染。

   虚空之中突现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赤气覆月,旱地千里。易子而食,民不聊生。风云剧变,山河悲鸣。天下动荡,群贼四起。北虏南侵,蛮夷主中。苦难深重,止于五甲。百废待兴,豺狼寇国。神州陆沉,伏尸亿万。三十八载,方得一统。

   真武大帝、碧霞元君泪流满面,东岳帝君、地藏王重入轮回五百年,钟馗身死道消依然未能撼动结局。

   四百年生灵涂炭、死伤百亿,究竟是谁的过失?又会是谁的因果?

   虚空画面定格,一座美轮美奂的钢铁琉璃之城内,三十左右的男子,生就一双鬼眼,挥手向云深处致意:“两位,别来无恙!”

   程伟任由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语调却极其平淡:“诸位又看了一遍,还要把脏水往真武帝君、法藏大师身上泼?一点脸面都不要?”

   全场静默,鸦雀无声。

   程伟又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诸位心知肚明,不配把苍生挂在嘴边,一口一个善哉,一口一个慈悲。”

   释迦牟尼冷笑:“玄始帝君真是好算计,为了轮回转世,眼睁睁的看着阴司主身死道消,现如今却要埋怨我佛门不够慈悲,当真是心狱如海,深不可测,以此看来,就算这景象重放一千遍,假的还是假的。”

   程伟漫不经心的道:“释迦僧主怎么想,我不在意,看在诸位同道的的份上,可以再演一法,此地以灵宝天尊为长,就请灵宝天尊提一时段,再辩真伪。”

   弥勒抢先开口:“请帝君不要旁门左道上太下功夫,当以苍生为念,方不负这身颠倒乾坤的神通。”

   程伟笑道:“弥勒僧主先把彭尚义的下落交代清楚,才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灵宝天尊见缝插针的扳回一局:“请帝君再演一法,让三界两地道友开开眼界,贫道……想见识见识至元十八年的焚经之祸。”

   程伟甘之若饴,北斗九星再次异动,斗柄摇光、辅星招摇、弼星天锋如日中天,又挥一剑,自百亿光年外斩落,瞬息即至人间,化作一缕清风,吹落尘埃无数。尘埃再成点、线、面、体,无数几何空间侵入郁垒双眸,记忆化作海市蜃楼,穿透血海,如月当空,佛道之争最为惨烈的一幕重现。

   元世宗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年),蒙元灭南宋。

   蕃僧上疏忽必烈,追究前朝蒙哥禁断、但尚存于世的道经。

   次年,忽必烈诏令沙门诸僧、翰林院文臣和道教等人会于长春宫,考证道藏诸经真伪。

   佛道双方论辩数十日无果,惹来忽必烈亲至,南宋已灭,全真派所剩价值无几。

   全真派现任掌教祁志诚,汗如雨落,拜倒于长春宫戒台下,这里本是全真派传授初真戒、中极戒、天仙戒的坛场,此刻却成了忽必烈的立足之地。

   僧人镇定自若,道士胆战心惊,两者泾渭分明。

   忽必烈有些心神不宁,视线一直在远方徘徊,言语迟钝,且含糊不清:“道家经文,传讹踵谬,非一日矣。若遽焚之,其徒未必心服,彼言水火不能焚溺,可姑以是端试之。俟其不验,焚之未晚也。”

   枢密副使孛罗守、司徒和礼霍孙等应声而动,谕正一派天师张宗演、全真派掌教祁志诚、大道教掌教李德和、太一道杜福春等、各推择一人佩符入火,自试其术。

   四人连忙跪奏于戒坛之下,言辞大同小异:此皆诞妄之说,臣等入火,必为灰烬,实不敢试。

   无人敢试,无人敢辩,更无人敢让蕃僧先试。

   忽必烈毫无欣喜之情,意兴阑珊:“道家诸经可留道德二篇,其余文字及板本化图,一切焚毁,隐匿者罪之,民间刊布诸子医药等书、不在禁限。今后道家者流,其一遵老子之法,如嗜佛者,削发为僧,不愿为僧者,听其为民,乃以十月壬子集百官于悯忠寺,焚道藏伪经杂书,遣使诸路俾遵行之。”

   灵宝天尊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很多人想笑又不敢笑,憋的很辛苦。

   释迦牟尼和弥勒佛脸色也不好看,眼前种种会让人觉得佛门今日颓败是咎由自取。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程伟疾进两步,伸手朝弥勒抓去,“我带僧主故地重游,看看能否消除释道两家隔阂。”

   弥勒大吃一惊,金光暴涨,罡风猎猎,一副‘你要是敢碰我、那就不死不休’的模样。

   程伟退而求之,厚着脸皮握住白衣手腕,再得寸进尺,改十指相扣,而后一步迈入如月当空的海市蜃楼中,留下万种风情在身后。

   “菩萨可愿与我携手同游人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